logo
opentalk-logo

我嘅職業係:冒牌喪屍 [短篇小說]

無論我點樣逃避,我最終都逃唔過呢一劫。
喪屍牙咬穿我膊頭嘅皮膚,隨住痛楚嘅感覺,我感受到我啲牙迅速變尖。
我就咁失去失命,從此會變成一隻無感情嘅喪屍,殺害人類......
咪住先,無喎,
五秒後,我好確定我大腦仲運作緊,諗埋好多亂七八糟嘅野。
但係,眼前一大堆喪屍,張開個嘴,對我虎視眈眈。
喪屍係唔會攻擊同類嘅,如果佢地發現我未變晒喪屍,會唔會咬多我幾啖?
無謂受多餘嘅痛苦啦,我即刻喺地上打個滾,滿面塵土,再企喺起身,張開嘴咆哮,儘量令自己顯得野性啲。
我都唔知呢個演繹岩唔岩,我睇喪屍片果陣,剩係留意逃跑嘅人類,都無望清楚喪屍嘅動作。
不過,眼前呢班喪屍無沖上黎咬我,應該過咗關,我鼓起勇氣加入喪屍堆,同佢地一齊向前衝啊!
加入喪屍團隊六個鐘,我好清晰地保有人類思想,並且完全無想咬人。
岩岩咬我果個係阿伯黎,可能阿伯生前裝咗假牙,假牙傳播喪屍病毒就打咗個折。
又或者,我身上有特別嘅抗體,令我保持理性。
但我可以點做?
我啲牙已經變尖咗,有喪屍特徵,如果我番去人類度,可能未開口講野,就俾人消滅咗。
我唯有留喺喪屍堆,等待時機。
好彩,未有喪屍發現我係冒牌嘅,我按捺住唔講野,唔發出任何有邏輯嘅聲音,同佢地沉默地前進。
喪屍隊去緊邊度呢?我又唔可以問其他喪屍,佢地都唔會明我講乜啦。
根據我睇喪屍片嘅經驗,喪屍隊係去追住人咬,
但仔細諗一諗,排前面嘅喪屍就咬人啫,如果成千上萬隻喪屍一齊跑,後排果啲永遠都唔會咬到人架喎。
望下我呢隊,目測都有幾百隻喪屍,中途亦有遇到其他喪屍隊,相安無事咁行。
沉默,前進。
呢一刻,我好肚餓,我可以點樣食野?唔通要跟班喪屍食人?
呢個時候,喪屍隊衝入一間快餐店。
成班喪屍馬上熱血沸騰,露出尖牙向前衝。店員紛紛尖叫,逃跑,但好快就俾我地追上。
呢個場面,就真正似我睇過嘅喪屍片。
喺其他喪屍推撞之下,我唔知點樣跌咗喺一個後生店員面前,大眼瞪小眼。
果一刻,我心中天人交戰。
我唔咬佢,我就會被喪屍隊發現身份,話唔定會將我分屍;
我唔咬佢,其他喪屍一樣會咬佢,佢一樣會變喪屍。
我努力張開口,擺出最猙獰嘅姿態,狠狠咬落佢隻手臂度(咬頸真係唔夠勇氣)。
好快,快餐店每個店員都變成喪屍。
渾渾噩噩間,我發現喪屍隊喺廚房拎緊野食,我都分到兩盒燒雞翼。
食緊燒雞翼嘅我,突然又覺得件事好合理。
呢隻喪屍病毒,似乎發作得好快,而喪屍又唔會攻擊同類,
咁就根本無機會食人,因為咬完第一啖,被咬者已經變咗喪屍。
但係喪屍都要能量,聽聞除咗人類外,喪屍都會攻擊動物,咁生食熟食都一樣係食。
將廚房搜刮一空後,我地帶住新加入嘅喪屍隊員,離開快餐店。
從此,我成為咗一隻全職冒牌喪屍。
我估,呢隻喪屍病毒同電影有啲唔同,啲喪屍會瞓覺,會食人類嘅食物。
始終「喪屍病毒」只係一個統稱,每種病毒都有少少唔同,所以我呢隻冒牌喪屍都可以勉強活落去。
但最辛苦嘅,係無得同人溝通。
我唔敢講野,甚至唔敢表露出有感情嘅眼神,每日睜開眼,又面對住無數木訥無神嘅眼睛。
保存人類思想嘅我,活喺喪屍羣,無比痛苦。
呢個團隊愈黎愈壯大,我亦將近崩潰。
直到有一日,我地行吓行吓,聽到一段廣播:
「專家最新研究確認,新型嘅H938,俗稱『喪屍病毒』,
起源係有人生食大量野生動物,然後牙齒變尖、失去人性、產生咬人嘅慾望。
但係,H938人傳人嘅能力非常弱,一般黎講,只會傳染到牙齒變尖果一部份。
亦即係話,俾H938患者咬到,並唔會失去常性,唔會變成我地所知嘅『喪屍』。」
即係話,只有一開始生食野生動物,頭幾個患上H938果班人,先係無常性嘅喪屍。
佢地所咬嘅人,全部都只係牙齒變尖,無失去理智,即係好似我咁?
咁講法,全球應該只係得幾隻真‧喪屍,
咁我身處嘅喪屍團隊,路上遇到成千上萬嘅喪屍,係咩回事?
我望吓左邊,望吓右邊,身邊每隻「喪屍」都露出疑惑嘅目光,面面相覷。
唔知邊個爆出一句:「搞咁耐,原來全部都係人!」
我呆咗,原來唔係我有咩特殊抗體。
只係每個人被咬後,都以為自己會變喪屍,
發現自己無變喪屍後,唔想顯露出「與眾不同」,就一齊扮喪屍。
為咗滿足基本嘅生存需要,我地去餐廳扮想咬店員,其實都只係想攞野食,根本無人想咬人嘛。
如果有一個人肯講自己無變喪屍,我地根本唔使捱咁耐。
但係,我自己都無勇氣走出黎講,我邊有資格要求其他人講?
每個人,都怕自己變成異類,被羣體排斥。
我地努力令自己顯得同其他人一樣,結果,我地最相似嘅,只有虛偽。
-完-
你好!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追蹤我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