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opentalk-logo

奉獻生命獻祭靈魂成就人間失格 人就是為戀愛與革命而生

由《銀魂》擔當真人役的小粟旬出演太宰治,以《人間失格》為參考改編的電影《人間失格:太宰治和他的女人》(下稱《人》)已經上映,上演場次不算多,作為日本文學迷、太宰治迷或導演蜷川實花的粉絲一定要趕快去看。
在作為太宰治迷的我之立場,這齣電影只能算是不過不失之作,蜷川實花拍出了太宰治的無賴和糜爛,但拍不出多面向、矛盾一生的太宰治,天才般的抑鬱無法反映,這跟劇本、導演風格有莫大關係。然而,若果並非想從電影窺探太宰治,走進他的人生裡面去,而係探索情感之於作家、之於創作,並且想探討各式女性的話,這部電影值得給八分。
太宰治的形象
首先從太宰治的形象說起。找來小粟旬做太宰治,外型絕對冇得輸,而且當我們搜尋一下就會見到太宰治本尊,其實並不是美型男子,其實找來任何一位美男子都可以勝任。而尤為欣賞的,是完美還原太宰的髮型。而正史上的太宰,可以說因為他沉鬱個性和天才般的才華,誘發女性潛在母性,繼而愛上他、呵護他。
在《人》裏,小粟旬演出的太宰治是好色、無賴、騙子、糜爛,然而太宰那種戲謔、頹廢、抑鬱、人前人後反差卻不太拍到出來(比如說《小丑》那種人前大笑人後立即收聲),又或者說,按角色套路和電影風格,不允許做得太灰暗。然而,電影名字已經預示一切:太宰治和他的女人,這不是一部講述太宰人生的改編電影,着眼點在於太宰那些複雜要命的愛情,而太宰這位文學大師,在這部戲裏甚至不是主角。主角,是那三位與太宰一纏上關係,就誤了一生的女子。
從女性形象看人間失格
整齣戲裏面,戲分佔最重的女角是太宰妻子美知子(宮澤理惠飾),其次是引領他墮入地獄死亡的山崎富榮(二階堂富美),最少戲分的是太田靜子(澤尻英龍華)。這三個角色各有不同面向,譬如美知子是傳統美德的日本婦人,就算丈夫如何品行差劣,她都會保護丈夫,並且保護好兒女。而三個女人當中,她對太宰的愛最為聖潔,也最為深。畢竟,能將「為了你的創作,將這個家、一切都毀掉吧」這句話講出口,去成全丈夫的大作家夢,真的不是任何人都講得出口。宮澤理惠將角色揣摩得很好,簡直可以用無可挑剔來形容。
接下來按電影時序去講出場角色,第二名被太宰誤了一生的女人──其實也不算誤,就是立志做作家的太田靜子。太田靜子無視世俗眼光和一切規範,可以說是失德或惡德的女人,她的眼裏或許只有一個夢,就是成為作家,成為新女性。而無論戲中或是史實,太宰從頭到尾盯中的只有她的日記,以生命為文學燃料的日記,一字一句寫出來都像詩,「人,是為了戀愛和革命而生」。這場戀愛促使了《斜陽》的誕生,但同時也像電影所提及,這只是他人(即太田靜子)的追求,而不是太宰本身靈魂所追求的東西。故此,坂口安吾(藤原龍也飾)的出場為太宰解了話,《斜陽》還不是鉅著,但《斜陽》之成功,在於挖空了一個人的靈魂和生命,太宰要寫出更為驚人的鉅著,就要掏空自己。
而這個時候太宰的性命已是風中殘燭,肺結核病令他更是煩憂和虛弱。題外話,日本不少文豪都是死於肺結核這種在文學意象來講甚為「美麗」的病,此所以會有太宰倒在雪地,吐得積雪滿血的場面。患肺結核的除太宰外,還有國木田獨步、森鷗外、正岡子規等等都是肺結核死。
而太宰治患上肺結核,當其時惡化得時日已經無多。他遇上了山崎富榮,山崎富榮作為一名寡婦,無依無靠,對於她來講,太宰是唯一歸屬。至於太宰之死並非自願,而係被山崎富美強逼一同自殺的講法已流傳多年,電影將山崎的「病態」放大,她從坦誠面對太宰的情感開始,就已經散發着濃郁的死亡味道,她必定要獨佔太宰,也必定要與太宰共死,向來愚弄女人的太宰並沒有將死神警告放在心上,對待山崎尋死欲望越演越烈彷彿毫無察覺。
這三段愛情,讓觀眾理解到三種不同的愛,雖然於太宰的文學創作上着墨比較少,但以愛情和他的生活貫穿了他的文學創作這一點還是正確的。從中便可更深入地探討,一部好的文學作品,又或稱為鉅著的作品,是否要作家掏心掏肺掏得命也賠上,才能完成呢?
太宰與社會格格不入的惡劣品性,互為因果影響了他的一生。透過影視作品,希望大眾除了更認識天才般的作家太宰治以外,更能多讀點他的作品,更能多認識點不同日本文豪。作為太宰治迷的我在看完電影後確實有點失落,但是這電影可挑剔的地方不多,而且糅合史料、各種文學材料來改編,能做到這樣已經相當了不起!
@user_98218
中文系畢業不懂中文的怪人。過氣出版編輯,曾任網絡編輯。